今天是:
Home 自身建设 史海钩沉

赵学田:走过百年沧桑

信息来源:刘力   发布时间:2020-09-02   浏览次数:1400

近半个世纪以来,清晨,每当武昌喻家山的薄雾渐渐散开,人们总会看到一位身材瘦小的老人在华中理工大学的林荫道间散步。他的步履都那么稳健泰然,他的神情那么悠闲自在,他的慈眉善目间始终洋溢着一股舒坦的笑意,由不得你不多注视他急眼。然而,1999年5月12日之后,人们清晨再也没能看见这位慈祥的老人出来散步;因为就在这一天,这位老人平静地走完了自己的百年人生之路。这位老人就是世纪同龄人——中国工程图学学会的创始人之一、华中理工大学的第一位民建会员赵学田教授。

生有亡国之忧投身五四运动

湖北省巴东县的小镇楠木园,位于长江巫峡南岸,是为湖北长江第一镇。1900年9月24日,一个弱小的男婴在该镇一家殷实的赵姓店铺诞生了。20岁的少东家赵轩叔喜出望外,忙请来算命先生给测生辰八字,不料算命先生说他这儿子命里缺土,于是孩子的爷爷边给这孩子取名学田,号稼生。

本世纪初年,正式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大败清庭,反帝爱国的义和团运动又惨遭中外反动派联合剿杀的农历庚子年。次年清庭即与英法德美日意奥荷比西等11国列强,签署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其中仅“庚子赔款”一项就高达9亿8千多万两白银!中华民族从此彻底坠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黑暗深渊。为此,赵学田后来常说自己“生有亡国之忧”。

生来弱小的赵学田,从小便养成了内向的性格。他不爱与人多接触,不爱多说话,倒是喜欢良久的沉思默想。1906年,他到镇上读私塾,正值其父留学日本,因而放学后全是母亲管教他。赵学田的父母共生了四男二女,但活下来的仅有学田和两个妹妹,家里对他寄托的期望之大,也就可想而知了。然而,出身大家闺秀的赵母虽然十分疼爱学田这根独苗,但却并不娇宠他。她不但督促学田温课,还给他讲述许多成语典故,教他做人的道理。在母亲严格而又慈祥的熏陶下,幼小的学田初步懂得了要做一个诚实的人,一个有学问的人。

1917年春,赵学田在家乡客商的陪伴下,来到省会武昌,考取了省立第一中学。这年末,当得知武昌高等师范附属中学半血质量更高,赵学田又利用寒假补习数学,参加了武昌高师附中的插班考试,结果亦被录取。赵学田也以能入省城最好的中学读书而自豪!

1919年夏季将临之际,震惊中外的“五四”运动爆发了。北京大学的学生面对中国外交在巴黎和会上“不败而败”的屈辱地位,为了唤醒民众,率先走向社会,喊出了“外争国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干出了“火烧赵家楼”的壮举,并且得到全国各大城市学生的积极响应。湖北的学生也以省城武昌为中心,成立了湖北学生联合会,在恽代英等人的领导下,投身到“五四”爱国运动之中。正在读高二下学期的赵学田与同学们一道,加入到武昌各校学生游行请愿的队伍里,走向长街(今解放路)、横街(今粮道街),并在察院坡街(今民主路)的省督署外静坐示威通宵达旦,随后又一道向商人、市民宣传抵制日货。

当时的湖北学会联合会推选了数十名各校的代表。为了争取社会各界更广泛的支持,大家决定从这些代表中再选派几人去汉口总商会,劝说其宣布商人总罢市,以职院学生。时为武昌中华大学中学部主任的恽代英,亲自挑选了几名高大强健的同学过江。赵学田因过于瘦小,未被挑中。结果过江同学游说未成,返程途中又遭反动军阀派兵驱赶,所幸人员无损。

回到武昌后,恽代英连夜召集学联代表开会,商议对策。结果,大家合计出一个好办法,并立即付诸实施了。当时正值初夏,素有“火炉”之称的武汉已有些暑热难挡,学生们于是凑钱买来几百把白纸折扇,将大家的爱国正义要求书写与扇面之上,然后再悄悄坟头赠送给武昌、汉口几个商号店铺的老板。这样既避开了反动军警的耳目,又向商界广泛宣传了“五四运动”重大的爱国意义,最终赢得了武汉商界对学生运动的大力支持。

经过全国人民群情奋起的斗争,“五四”运动终于取得了中国近代以来第一次拒签不平等条约的胜利!

长怀救国之志可叹报国无门

“五四”运动的结果,委实令赵学田兴奋了一阵子,可当他看清中国并没有改变“不败而败”、日本照样“不胜而胜”的现实后,他陷入了沉重的反思。他想,国家屈辱,被帝国主义列强欺凌,乃是中国国力羸弱之故;而国力羸弱,又源于工业落后。于是,怀着“工业救国”的理想,赵学田于1920年考入了北京工业专门学校(后称为北京工业大学,再后又并入北大为北京大学工学院)机械科。

犹豫军伐混乱,列强横行,导致民生凋零。当时,学校连教师薪水都不能如数按期发放,因而教师罢课时有发生。有的学生便趁机游玩去了。赵学田却丝毫不敢怠慢,他以“勿以今日事委诸来日”为座右铭,以“工业救国”理想激励、鞭策自己,开始了紧张的学习生活。每天上午,他追随英国剑桥大学硕士——机械系主任王季绪教授,勤学苦练绘图技巧;时常空荡荡的教室里就只剩王赵师生二人,一个认真地教,一个仔细地学。就这样,赵学田一个学期所绘制的图,已远远超出当时学校教学大纲规定的全部绘图作业量的30余倍,且每张图所得评语全部是“A”!到了下午,赵学田就到学校的实习工厂去见习工人干活,他不声不响,常常一站就是半天,并且用心体会工人师傅干活的程序,久而久之,他已渐渐看出些门道来,当工人师傅有时正准备找一件什么工具、量具时,赵学田已悄然将那件家什递了过去。这种见习使他后来真正到工厂实习时如鱼得水,工人们纷纷夸奖他说:“这个小个子小赵,一点就通,一拨就灵,除了打铁差着点儿,其他工种样样都拿的起,放得下!”

正是大学这4年的勤学苦练,为赵学田尔后在中国工程图学界崭露头角奠定了最初的基石,同时也培养了他对工人群众深厚的感情。

1924年7月,赵学田大学毕业了。这年中秋节,他与同乡吴耕烟女士喜结同心。吴女士出生名门,知书达理,在家乡曾读完高小。他俩本不相识,源于父母之命,再加上一段通信交往后,赵学田就上门说服吴女士的父母,带她来到武昌,进入董必武同志创办的武汉中学读书。

新婚的喜悦却难以排遣赵学田此时心中的郁闷。他原本认为学成之后,就能够找到实现“工业救国”理想的用武之地;不料当他拿着介绍信,来到先前已联系好的汉阳铁厂报到时,工厂却已倒闭,正在遣散工人。毕业即是失业,赵学田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处境。以后,他总算找到工作了,但多半也只是为了生计而忙活。

从大学毕业到解放前夕,赵学田当过上海兵工厂机械管理、上海无线电器装配厂技师;干过上海亚细亚洋行绘图员,这一回倒是很对他的专长,洋老板也挺赏识他,只因他不平于华人职员与外籍职员的人格待遇,如华人职员只能从洋行侧门进出、华人职员不能享受工作午茶等,联想到外滩公园门口“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他不到一周便愤而拂袖了;他还作过湖北省公路局机务工程师和宜昌无线电台工程师,任过汉口无线电台业务主管且业绩不凡;抗战期间作为武汉大学教授兼实习工厂厂长,他率师生迁厂于四川乐山,并为中国军队研制过防毒面具;抗战胜利后,他又创办过湖北民生机械工厂,以图振兴战后经济,谁料被一国民党官僚巧取豪夺了厂子,最终只得又回到武汉大学教书并兼管实习工厂。

历经25年闯荡,换了13个工作单位,赵学田始终未能找到实现“工业救国”的理想之门,甚至时常连一家大小的生计也无法保障,但他心中的理想之火始终没有泯灭,他的报国之志始终在胸怀萦绕。这25年的亲身经历,也使赵学田逐渐认识到,共产党才是中国的希望所在。于是他加入了党的外围组织——新民主主义教育协会,步入了护校解放的斗争行列。

壮逢建国之潮献身图学科普

解放后,人民政府接管了学校。赵学田经武汉大学经济学家李崇淮(现民建中央名誉副主席)介绍,于1951年6月12日光荣加入了中国民主建国会。

1952年,经过全国高校院系调整,赵学田从武汉大学来到百事待举的华中工学院(今华中理工大学),担任制图教研室主任。他没有想到,自己年过半百的生命,从此焕发出迟到的青春光彩!

1953年,为提高社会主义建设高潮中的工人科技知识水平;武汉市科普协会请赵学田教授到武昌造船厂教工人看图知识,他欣然答应并立即开始编写《机械工人速成看图》讲义。学看图须先学投影几何,这是大学生都发怵的“头痛几何”。如何让不足小学文化的工人在短期内掌握呢?赵学田根据工人实践经验丰富的特点,将一些投影原理概括为通俗易懂的歌诀。如将平面投影特征编成:“平行投影原形现,斜着投影面改变;平面垂直投影面,图上只见一条线。”又将复杂的正、俯、侧三视图投影规律概括为“长对正、高平齐、宽相等”九字诀。面对较难表达的断裂剖视图,赵学田绝妙之极地采用了一幅妇孺皆懂的插图“一包撕开了的香烟”。曾担心自己文化低、脑子笨、学不好的工人,越学兴趣越大,并学以致用初见成效。《机械工人速成看图》经赵老在多单位试讲并几度修改后,于1955年3月由中国科普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该书一上市便接连脱销,不久各地不断传来工厂废次品率急遽下降的喜讯。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科学技术立即转化成了生产力!几十年来,该书连续再版19次,总发行量超过了1600万册。

该书中“长对正、高平齐、宽相等”的三视图“九字诀”,也立即得到教育界、科技界的重视和承认,被全国各种制图教授广泛采用。吴继明教授所著《中国图学史》称它是“看图和画图的基本规律”。从这个意义上说,赵老的智慧不仅哺育了新中国历代技术工人,也惠泽了新中国历代工程技术人员。赵老的学生、美国波士顿大学航空系前系主任陈明茂教授曾感慨地说:“这九字诀在美国,定会被命名为赵氏定律!”

一片赞扬、感激声中,赵学田也听到了中国工人心得苦恼:想搞技改,却不会画图。于是他又开始考虑编写《机械工人速成画图》。

1956年初,赵学田出席全国政协二届二次会议期间,中国科协见缝插针着急全国政协的科技工作者开了个会,全员大家充分发挥科学的力量来加速建设新中国。会后,赵学田连夜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保证当年编写出《机械工人速成画图》。五天后的2月6日下午,毛主席在怀仁堂接见参加全国政协会议的湖北代表。当见到赵学田时,毛主席握着他的手亲切地问道:“你不是说今年还要给工人写书吗?”见日理万机的伟大领袖竟然记得一个普通科技工作者的书信内容,赵学田实在是太激动了,此刻他有千言万语要对毛主席讲,但又激动得不知从何说起,只是握紧毛主席的手一个劲地点头,一个劲地说:“是啊!是啊!”打从这一刻起,赵学田暗自下了决心:做一辈子科普工作,为工人写一辈子书!

当年6月,赵学田编写的《机械工人速成画图》,就又由中国科普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了。在全国技术革新的浪潮中,武昌车辆厂的工人敲锣打鼓给赵老师送来一面锦旗,上面写着:“感谢您,授给我们找窍门的金钥匙!”

这年稍晚,赵学田教授先后被推选出席全国先进生产者大会和全国第一届职工科学普及积极分子大会,均被选入主席团,又两次受到毛主席和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他备受鼓舞,为工人普及科学技术知识的劲头更足了。

1957年3月,赵学田在武昌东湖参加一个由国家主席刘少奇同志主持召开的高级知识分子座谈会,他提出想把《机械工人速成画图》改成科教电影的设想,得到刘少奇同志的支持。不就,在上海科教电影制片厂的帮助下,《机械工人速成看图》科教片在全国发行上映了。接着,赵学田又将《机械工人速成画图》也搬上了银幕。工人们高兴地来信说:“在电影上看您讲课,就好象您在身边叫我们一样,效果好极了!”

为了普及看图绘图知识,赵学田还遍走全国办班讲学。他又发现了一个新情况:小城、小厂很难找到辅导老师为工人授课。他想,必须还写一本不需老师教工人也能读懂的书。与此同时他还发现,各行业、各单位的图学工作者几乎老死不相往来,这不利于本学科的发展进步。于是他又想,必须首先把湖北的图学科技工作者组织起来。

几经努力,湖北省制图学会(1980年更名为湖北省工程图学学会)于1963年12月正式成立了,赵学田教授当选为首届理事长。成立大会还邀请了全国各地80余位图学科技工作者与会进行学术交流。这是我国第一个工程图学学术社团,这次大会也是我国第一次全国性的工程图学学术会议。

又经过一番努力,赵学田教授编写的《机械制图自学读本》及配套《习题集》,也终于在1966年5月付梓了。时值文革初起,赵老预感会有不测,立即致信中国科普出版社,要求将该书封面、扉页及前言中“赵学田主编”字样去掉;如前言来不及重排,干脆抽掉不要,迅速装订发行。果然,1966年8月30日,赵老一夜之间成了学校“第二号反动学术权威”。但此时,没了前言的《机械制图自学读本》及配套《习题集》已在全国顺利发行,源源不断地送到了如饥似渴的工人读者手中。

好悬啊!

该书直到十年浩劫之后,第三次再版时,才恢复了原貌。

老圆强国之梦渴望华夏统一

中国图学界与共和国一同经历了十载寒冬之后,终于迎来了科学的春天。

1978年3月18日,赵学田教授作为特邀代表,荣幸地出席了首届全国科学大会。会上,他亲耳聆听了邓小平同志关于“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重要讲话,又得到大会颁发的“全国先进科技工作者”奖状,这都给他78岁的生命注入了无比的新鲜活力。他决心再为中国工人和中国科普事业贡献自己所有剩余的光和热。

大会一结束,赵老就忙开了。一方面,他极力促进恢复湖北省制图学会的活动。另一方面,他又带头向全国图学界倡议:筹备成立中国工程图学学会。与此同时,他还将自己在十年动乱中悄悄地专为农机工人写成的《自学看图入门》书稿,继续拿到农村去广泛试用。该书稿经过两年反复修改试用,直到证明这本书农机工人确实能够自学成功时,赵老才将其交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全国,其时已是1979年。1980年,《自学看图入门》在全国首届优秀科普作品评奖中,被初评为一等奖;赵老却因书中有两处刊误,请求免去评奖资格,并推荐别人的一本书为一等奖。

1980年5月,中国工程图学学会成立大会终于在武汉隆重召开了,德高望重且已80高龄的赵学田教授,被大家一致推选为首届理事长。那天晚上,赵老兴奋地在日记中写道:“我完成了一项历史使命。”五年后,当中国工程图学学会面临第一次换届之际,赵老提出不要再把他列入理事候选人名单,但大家还是把他列上了。为表示态度坚决,赵老没有出席换届大会。大家只好尊重赵老的意愿,推选他为名誉理事长。

仍是全国科学大会之后不久,赵老还收到不少工人来信,请他“再为工人做件好事,写本机械设计的书”。恰在此时,湖北地质一队的机械工人碰到赵老也反映:我们往往要扛着几十斤重的坏损零件走几十里山路,到修理厂去照样加工,如果自己会设计加工图纸,就不用了背坏零件跑冤枉路了,可惜市面上没有这方面适合于我们读的书啊!赵老又一次受到了深深的震动。于是,他旋即开始全力以赴组织编写《机械设计自学入门》。1982年,该书终于由中国冶金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了,并且连出两版共12万册均告售罄。至此,赵学田教授已为工人编写了十余部科普著作,总发行量已超过了2200万册。1982年12月30日,赵学田教授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82岁的生命有一次获得了新的洗礼,他的灵魂又一次得到了新的净化。

1984年1月,在中国科普创作协会第二次代表大会上,赵学田于华罗庚、茅以升、高士其、钱学森等共17位著名科学家,被授予“对中国科普事业作出卓越贡献的科普作家”称号。

就在这次大会上,赵老又提出一个大胆、新颖的想法:利用电视讲座开展科普,受益面可能更大,效果可能更好。这一想法立即得到中国科协、中国工程图学学会、全国总工会和湖北省有关方面的支持。经过赵老和同事们马不停蹄的日夜加班,武汉电视台于1984年10月试播了《机械设计电视讲座》第一、二讲。收看者反映:“看了书后再看电视讲座,以前不易弄懂的地方,现在一看就清楚了。”赵老他们兴奋极了,又接着没日没夜地拼命赶制,终于抢在1985年春节期间,将24讲课程全部奉献给了电视观众。随后,中央电视台向全国播放了这套讲座,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1986年,中国科协和湖北省科协联合为赵学田教授录制了一部人物专题资料片《蓝图从这里延伸》,以使赵老的事迹彪炳史册,激励来者。1987年9月,在全国第二届优秀科普作品评奖大会上,赵老编写的《自学看图入门》(第三版)和他主编的《机械设计自学入门》,双双被评为一等奖,只因对顶以为作者只能评一个一等奖,后者只好屈降为二等奖。有人对此表示惋惜,赵老坦言道:“书的真正价值在于其社会效益,只要读者满意,就是对我的最高奖励。”

欣逢盛世的赵学田教授,似乎越活精力越旺盛了。1990年冬,90高龄的赵老瞒着家人与一位自学青年一同“站”火车到长沙,为的是支持该青年设计的一个产品的鉴定会;会后,他俩又坐4个多小时火车去该青年所在的农机厂考察;再后,他俩乘过路火车返汉,自然是又无卧铺、座号的了。待赵老安然抵家向亲友轻松复述此事时,大家都不由感到后怕,但同时也深为赵老的健康水准所折服!

1995年,《机械设计自学入门》因国家技术标准变更,需要发行第三版,95岁的赵学田教授亲自对全书又作了一次充分修订。工人们在给赵老的信中写到:“您50年代给了我们找窍门的金钥匙,现在又给了我们搞设计的金钥匙!谢谢您!”

1999奶奶,已进入百岁高龄的赵学田教授依然耳聪目明,脑醒语清。笔者向他打探健康长寿的秘诀,赵老微笑着告诉了笔者“三句话”和一个“五六七八九十”。“三句话”即:“体脑需并用,生活有规律,心情要舒畅。”以赵老的体验,这三句话最后一句实践最难。因为“人生之事不如意者常八九”啊!倘若为此经常耿耿于怀,后悔药吃个不停,即便前两句做得再好,也难以健康长寿。赵老家中正是有了心情舒畅的和睦氛围,所以赵老方能与同庚的老板吴耕烟女士相濡以沫长达73年。吴女士知道1997年方与赵老依依相别,与世长辞。

那么“五六七八九十”又指什么呢?

这是指赵老目前的生活规律: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六点散步,七点早餐,八点看电视新闻、读书报杂志、阅亲友来信并亲笔复信(其中相当数量是属于与赵老一辈子心仪神交的工人朋友的)……晚上九点喝一小杯牛奶,十点准时就寝。

1999年5月,赵老应华中理工大学党政工团之邀,在全校“纪念五四运动80周年大会”上,亲自登台以亲身经历告诫青年学子“勿忘国耻,发奋学习,为振兴中华奉献自己一份光和热”。抚今追昔,赵学田教授感慨地说“近年来年,我亲眼见到中国由一个几乎世人皆欺的弱国,上升为综合国力列世界第六的当今强国,这真是换了人间啊!1997年,我看到了香港回归祖国。现在,我仍要坚持散步,克服衰老,等到1999年12月20日那天,亲眼看到澳门回归!同事,我还希望大陆与台湾也能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早日实现自主和平统一。”

赵学田教授虽然没能亲眼看到自己的心愿实现,但澳门早已顺利回归祖国,而祖国大陆与台湾最终实现自主和平统一,更是两岸民心所向的大趋势。我们坚信,在全世界炎黄子孙的共同努力下,赵学田教授未竟的心愿,一定能够实现!